站內搜索
熱門關鍵字: 創新 國有企業 企聯 企聯活動 企業 四川省
四川企聯網服務中心 > 企業維權 > >> 承諾的車險優惠沒兌現 業務員被告上法庭

承諾的車險優惠沒兌現 業務員被告上法庭

編輯:企聯編輯來源:成都商報電子版點擊:評論數:0發布時間:2020-04-13 10:15:48
原標題:承諾的車險優惠沒兌現 業務員被告上法庭 是業務員操作不當?還是公司藏“貓膩”?

  4月7日,在四川資陽市雁江區人民法院,21歲的凌鵬作為被告出庭。原告霍先生起訴凌鵬在2019年9月11日至10月1日之間,冒充保險公司從業人員,以承諾高額贈品為由,騙取客戶在原告處投保汽車保險,從而獲得優惠手續費,因凌鵬未兌現贈品,導致霍先生多次被投訴及要求賠償。

  凌鵬覺得自己很冤枉。作為推銷業務員,自己是按照公司的政策進行推銷,雖然確有操作失當,但自己處理了,公司現在卻將所有責任推給自己。聯系不到老板,凌鵬才發現,自己所在的公司早在2014年就已經被吊銷(未注銷),甚至老板身份也存疑。

  客戶頻頻投訴:

  “購買車險承諾的福利都沒兌現”

  最近一段時間,吳女士很頭疼,她告訴記者,2月20日,她接到推銷車險的電話,后來一位自稱姓鐘的業務員添加了她的微信。對方計算出保費約4896元,并承諾贈送1200元加油卡(后協商折算現金),漆面修復2次,洗車服務12次以及代駕服務。吳女士同意購買,覺得挺實惠,還推薦給了好友。但后來,吳女士發現自己和好友都沒有收到寄送的洗車券、維修券和油卡,多次通過微信聯系業務員,對方說保單生效后15日分次上賬,如果沒有到,就讓財務做返傭(金)。吳女士等到3月18日,仍舊沒有收到優惠,3月22日之后,這名鐘姓業務員再也沒回復。“后來我打保險公司電話投訴,有人聯系我說是業務員攜款跑了。”吳女士說。

  和吳女士有著相似經歷的車主鄭先生也在維權投訴。去年11月,自稱某保險公司業務員的凌鵬通過電話與他取得聯系,承諾續保贈送1000元油卡。鄭先生說:“我一直都是買的這家保險,在誰那里買無所謂,看誰的條件實惠。”但沒想到的是,他收到的油卡是空卡,凌鵬承諾的保單生效時間15個工作日后分5次到賬,一直沒有兌現。

  被起訴的業務員:

  “很冤,自己的微信號給公司用了”

  正是這些投訴,讓凌鵬坐上了被告席。凌鵬告訴記者,2019年9月,他通過網絡招聘平臺應聘到位于資陽市的成都昶安汽車服務有限公司。當時作為公司車輛保險的電銷業務員向車主推銷保險業務,關于油卡、車輛維護保養等福利,他都是按照公司政策推銷的。

  為什么作為業務員的凌鵬會被起訴?凌鵬表示,2019年9月7日,他入職公司,因自己有兩個微信號,公司讓他將其中一個提供給公司使用。9月10日,公司財務聯系凌鵬表示,公司有一筆賬需要轉到凌鵬給的微信上,但微信有支付限額,需要凌鵬提供工資卡綁定并提供手機驗證碼。

  而起訴書也顯示,轉款時間一致,為“2019年9月11日至2019年10月1日期間,被告在原告處投保31輛汽車保險,獲取給予車主的優惠手續費23007元,導致經被告投保的31輛車主多次投訴保險公司及保監協會,舉報銷售過程中承諾禮品未兌現,要求巨額賠償以及退保,導致原告巨額損失”。

  渠道代理商霍先生告訴記者,凌鵬、劉科凡(音)、謝茜是通過網絡獲取到他的微信號,聯系表示可以通過霍先生投保;粝壬炞C過對方的身份證件,對方提供真實車主信息通過他進行投保。出險成功后,自己也當即將給予車主的優惠手續費轉發給了對方。“我作為服務行業的一端,車主投訴保險公司找到我,凌鵬不處理,所有的損失就要由我來進行承擔。”霍先生解釋起訴凌鵬的原因。

  凌鵬口中的老板,是一個叫做劉科凡(音)的人。因為一起在公司工作了數月,凌鵬說,自己一直喊對方“凡哥”,但在大量客戶投訴后,凌鵬到成都處理,才得知公司老板叫“李靜”,但使用的是同一個微信號。

  凌鵬聯系到投訴的車主吳女士,對方表示是一個姓鐘的業務員與其聯系的,而這個微信也是“凡哥”的。凌鵬的同事證實,公司老板是劉科凡。

  也是在到成都處理投訴時,凌鵬發現,自己就職的成都昶安汽車服務有限公司,竟然在2014年就被吊銷(未注銷)。“沒簽合同,只有入職協議,但公司都收走了。”凌鵬能提供證實自己在公司上班的證明,只有一張蓋有公司公章的疫情期間復工證明,以及與“凡哥”以及財務等人員的聊天記錄。

  對于被投訴、起訴,凌鵬覺得自己很冤,自己是按照公司的政策推銷,雖然有時為了促成合同,確實有超出范圍承諾,但超出的部分,大多是挪用未承諾超標的客戶比例,“有的客戶我又沒有超出,就拿這部分來補超出的部分。”凌鵬說,綜合計算下來,自己承諾超標的大約在1萬左右,但在向客戶解釋后,基本上都解決了,而并非公司所說的超標數萬元。

  “負責人”否認:

  “是凌鵬惡人先告狀”

  因李靜電話顯示為空號,4月9日下午,記者添加了凌鵬提供的一位與李靜在同組的同事微信。隨后,一名李姓先生用一電話號碼回復記者稱自己是“工作室”的負責人。李靜為“工作室”老板之一,也是昶安汽車服務有限公司的股東之一,但李先生否認此次大量投訴業務與昶安公司有關,也否認凌鵬與公司是雇傭關系,而是代理關系。“如果他(凌鵬)能提供勞務合同,那我們會考慮追究他私刻公章的責任。”

  記者追問,凌鵬提供的公司開具的復工證明,蓋有昶安公司公章,李先生回復稱這是當時凌鵬表示需要有證明才能進入資陽辦公地點才開的。為什么凌鵬會有已經吊銷的公司辦公證明,李先生則表示,“這要問凌鵬本人。”

  關于投訴事宜,李先生解釋說,“工作室”給凌鵬的一直都是在合理標準范圍內的反饋客服政策,例如油卡等。但凌鵬在向客戶推銷時,擅自虛高承諾,幾乎是每個客戶都在超標,甚至有客戶保費僅400元,就承諾贈送1700元的油卡等。

  李先生表示,凌鵬還擅自聯系客戶表示可以優惠代辦車船稅,收取了費用后又不代繳,同樣引起客戶投訴。目前“工作室”統計到凌鵬經手177名客戶,超標約7萬多,之所以在政策范圍內的承諾福利未兌現,是因為要處理好投訴,工作室正在聯系這些客戶做處理,為他人(凌鵬)的責任買單,“因為以后還要合作”。而凌鵬一直未承擔自己應該承擔的責任,而是惡人先告狀,找到客戶和代理商稱自己是按照公司政策來辦的。

  對凌鵬表示公司使用自己實名的微信接收轉賬而被代理商起訴,李先生表示不知道這個事情。記者發現,在凌鵬提供的與“凡哥”(后微信備注改為李靜)的聊天截圖中,確有溝通被起訴事宜的情況。

  凌鵬表示,因7日審理后,法院未當庭判決,8日,他和部分代理商、客戶,輾轉公司所在地資陽、公司注冊所在地和客戶所在地嘗試報警,但沒有進展。(成都商報-紅星新聞記者 于遵素)

活動預告更多>>
省企聯動態更多>>
高層參考更多>>
財經觀察更多>>
聚焦企業更多>>
闪电推怎么赚钱 股票指数投资策略包括 信康配资 正好网黑龙江11选5开奖结果 上海时时乐开奖走势图 贵州省11选5前三走势 微信赚钱的三大方法 排列五近50期号 北京pk历史记录查询 2019四肖四码期期中特 11选5出号精准规律